股票配资开户

日本内需不振痼疾不除 经济繁荣前景难期

         发布日期:2023-12-22 14:13    点击次数:120

  新华财经东京11月22日电(记者欧阳迪娜 钟雅)2023年的日本经济经历了一个先热后凉的过程。疫后复苏作用下上半年成绩超出预期,但这种坚挺并没有持续到下半年,三季度GDP环比增幅转负,个人消费和企业投资“双失速”。究其原因,工资增长跟不上物价上涨,企业盈利难以转变为实际投资,内生动力不足问题只是被掩盖并非得到根除。经济长期疲软也导致日本名义GDP今年或将由第三降至第四。

  针对促进居民收入增长提振消费及强化供给等,日本政府出台了包含暂时性减税和补助等在内的综合经济对策,但被业界认为“成本效益低”“治标不治本”。

  经济长期疲软,GDP排名下降不意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0月的经济展望中预测,2023年以美元计算的日本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将低于德国,跌至第4位。对此,日本经济界普遍分析认为,日元大幅贬值和德国高通胀是日本名义GDP不敌德国的主要原因,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变化是日本经济长期疲软的真实反映。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在谈及这一预测时表示,“日本的成长力下降、经济低迷是事实”,同时强调,如何创造不断增长的经济是一个课题。

  东洋大学国际学部教授野崎浩成公开评论指出,与2010年被人口规模十倍于日本的中国所超越相比,这次发生在发达国家之间的变化有“不同的失望感”。排除汇率因素的计算方式虽然能得出不同结果,但不能否认增长潜力停滞是根本原因。而按照这一预测,2028年日本的排名将降至第5。

  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熊野秀夫比较了主要经济体人均名义GDP和以本国货币计算的名义GDP增长率。预计2023年日本人均名义GDP较2000年下降13.3%,排名从2000年第2位降至第2023年的第34位。同样与2000年相比,预计2023年日本名义GDP增长1.1倍,而同期中国、美国、德国分别增长12.6倍、2.6倍、1.9倍。上述指标的长期变化均反映出日本经济的低迷。

  疫后复苏难掩内生动力不足痼疾

  一、二季度伴随着美国加息势头弱化、国际能源价格回落、海外需求复苏和游客回归、各领域投资拉动等诸多阶段性利好因素,GDP等宏观经济数据向好(一季度环比增0.9%,二季度增1.1%),加之海外资金涌入股市,股指节节攀升、屡创新高,日本“走出失去的30年”的讨论升温。

  然而短短三个月之后,显著低于市场预期的三季度经济数据如同一盆冷水,让一度乐观的情绪开始冷却。

  三季度日本实际GDP环比下降0.5%,按年率计算降幅为2.1%,今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且内需、外需贡献均为负值,分别下降0.4%和0.1%。

  其中最令人担忧的是内需中个人消费和企业投资“双失速”,占GDP比重过半的个人消费比上季度减少0.04%,企业设备投资环比下降0.6%,均为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

  究其原因,收入增长跟不上物价上涨成为个人消费的最大阻碍。截至10月,反映居民消费价格的核心CPI已连续25个月同比上升,食品价格涨幅居高不下。但与此同时,三季度实际雇佣者报酬同比下降2.0%,连续8个季度同比下降。工资又追不上物价,超市里消费者拿起商品又放下的情况变得十分常见。

  反映包含居民、企业等在内的总体通货膨胀水平的GDP平减指数连续4个季度同比增长,三季度的增幅为5.1%,处于历史性高位。

  投资也没有如期增长。日本央行 9 月份发布的《全国企业调查与短期经济展望》预计, 2023 财年所有规模产业的资本投资计划将同比增长 13.3%。然而一季度有所表现的企业设备投资增长局面(环比增1.7%)并未重现,二、三季度企业设备投资环比分别下降1.0%和0.6%,半导体制造设备和其他设备投资下降,建筑和软件投资也停滞不前。

  事实上日本经济内生动力不足问题始终存在。即便是二季度超预期表现之中,内需的贡献也是负的,个人消费和企业设备投资环比分别下降了0.6%和1.0%,是外需(净出口)的增长促成了当季GDP的增长。而净出口增长背后则是进口下降(出口环比增3.1%,进口环比降4.4%),说到底还是内需不振。

  未来两年经济下行压力将增加,业界评论政府施策治标不治本

  野村综合研究所经济学家木内登英等认为,疫后复苏红利释放已到尾声,工资增长可持续性还有待观测,超宽松货币政策或面临调整和日元走强,以及海外经济不确定性增强,2024年日本经济或将出现更多“内外交困”的迹象。

  10月日本央行发布的经济物价形势展望报告预计,2024年度经济增长动力与下行压力相当,2025年经济下行风险增大,风险因素包括海外经济形势和资源价格走势,日本企业工资和定价变化情况等。“围绕经济、物价的不确定性极高”。

  日本政府最新发布的综合经济对策中包含了提高居民收入的直接措施:为纳税人减税4万日元、为低收入家庭发放不超过10万日元的补贴、电费燃气费补贴持续至明年春季、支持企业和家庭引入节能设备等。

  木内登英预计,尽管所得税减税和福利(包括低收入家庭福利)总额将达到 5 万亿日元,但对实际 GDP 的促进作用有限,仅为+0.19%,成本效益较小。暂时而非长期的减税和补助金对经济影响有限,也是经济学界公开观点中较为普遍的看法。

  此外,综合经济对策还涵盖应对人手短缺和促进地方经济、促进国内和海外投资、应对人口减少和促进社会变革、确保国民安全等内容。日本政府期待将经济刺激计划总规模扩展至约37.4万亿日元,拉动年经济增长率提升约1.2%,对CPI产生1%左右的抑制作用。

  而日本多位经济学家对其经济拉升效果的估算值均低于政府1.2%的目标。木内登英预估岸田经济对策对日本实际GDP的推升效果为1.19%,日本大和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岩下真理的估算值是0.8%-1.0%。

  《日本经济新闻》在评论中指出,与之前历届政府一样,岸田政府此次经济刺激计划以促进消费和补贴家庭的应急措施为中心,没有将重点放在劳动力不足和劳动力流动僵化的长期结构性问题上,更像是止痛药。“不从根本上提升经济增长力、只一味提高社会福利,是在进一步加重财政问题并把压力传给下一代人。”

  编辑:幸骊莎

]article_adlist--> 现在送您60元福利红包,直接提现不套路~~~快来参与活动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周唯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个人股票配资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